兩人回到營地,常寧和溫為笙一起把洗好的菜放桌上,然後便繼續洗其他的。

要洗的菜可不少,蔬菜,蔥姜蒜,肉類這些,而溫為笙的心思和目的昭然若揭,大家也都不往他跟前湊,也不往常寧跟前湊。

尤其發生之前的不愉快後,秦長志就過來直接說,這後面清洗的活就交給兩人了。

溫為笙和常寧答應。

就這般,其他人做他們的事,常寧和溫為笙就單獨在那洗菜摘菜,然後小聲說著話,其他人看過來,看兩人坐在一起的畫面,那說話看對方時的神色,模樣,當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如畫一般。

“之前還以為有機會了,今天這一看,只能退退退。”

“沒法啊,人直接就贏在了起跑線,你我就只有看著的份了。”

體力活都是男人一起做,幾個男同學還在搭露天棚的架子,然後又拿風扇,插板,大家在一起忙碌著。

而這忙著嘴自然就閑不了,尤其以前暗戀的人就在眼前,不可能不去看。

宋文橋脫了他的西裝外套,把襯衫袖子擼了起來,放下他公司老板的身份,和大家一起做這粗活。

現下聽見大家的話,直接說:“你們當“癩蛤蟆想吃天鵝肉”這句話是隨便說說的?”

“這公主就得配王子,你們這一個個歪瓜裂棗的,就別想了。”

“要湊一起,我都覺得辣眼睛。”

宋文橋愛開玩笑,但性子是真的好,不記仇,也能屈能伸,和班裡的男同學玩一起,也能和班裡性子活絡的女孩子玩一起。

他人緣非常好。

現在他這般說,毫不留情的損大家,大家也不生氣,不過有人直接踹了他一腳,說:“宋文橋,你別在這說我們,你敢說你對常寧沒心思?”

Advertising

踹他的是和他關系極不錯的楊俊,如今宋文橋這身份,也就只有楊俊敢踹他。

宋文橋正撅著腚在研究說明書,怎麼裝這棚,被楊俊這一踹直接踹的一趔趄,人差點栽地上,吃個狗啃泥。

虧的宋文橋反應快穩住了身子這才沒鬧笑話。

不過他反應過來後,丟了說明書便朝楊俊踹去:“艸!敢踹老子,看老子今天不踹翻你!”

楊俊趕忙躲,邊躲邊說:“你別不承認啊,我知道你的心思,你到現在都沒結婚,不就是沒找到常寧那樣的?”

“什麼不承認?老子承認!常寧這麼好,長的好,性子好,找女朋友,找老婆不就得找這樣的?老子就喜歡了怎麼著?”

“老子的眼光就是這麼挑!”

兩人在棚裡鬧起來,大家看兩人鬧,都哈哈大笑。

而楊俊說不過宋文橋,也躲不過宋文橋,被宋文橋直懟,直踹,最後只得拱手不斷求饒。

大家笑的更歡了。

不過,這個時候,宋文橋放那桌上的手機響了。

其他同學趕忙提醒他:“文橋,你手機又響了吧?你這個大老板還真是忙的很,今天來這裡就這麼幾個小時就接了好幾個電話了。”

“現在電話又來了,肯定又是大單!”

楊俊趕忙說:“快快快,快去掙你的大錢,和我浪費時間不值得!”

大家也就是笑鬧,並不會真的怎麼樣。

Advertising

而這個時候也鬧的差不多,宋文橋收回腳放過楊俊,去拿起手機看來電,然後走到遠處去接通。

“什麼事?”

他很不耐煩,今天這一出來他也想好好玩玩,放松放松,但這電話就是一個接一個,煩的很。

助理聽出了他的不爽快,弱弱的說:“宋總,剛剛得到一個消息,洛總在小香湖。”

宋文橋面色一瞬變了,下一刻整個人瞬間精神,眼裡大放精光:“你說什麼?洛總?洛總在小香湖?”

“哪個洛總?”

他很激動,一下的就激動了。

他一直想和洛盛合作,但他的公司體量太小,人瞧不上。

而他是一個非常有恆心毅力的人,他不放棄,一直在讓人打聽洛商司的行蹤。

但就是很難,就是打聽不到。

沒想到今天還就打聽到了,他都懷疑這個洛總不是他想要的那個洛總。

助理說:“是洛盛的洛總,您一直相見的那個洛總。”